哪有社畜不過勞。

关于

【林秦】Here and Now(中)

#网剧衍生,与真人无关。他们属于彼此与原剧。

#就是点......恶趣味。私設多。

#有错字或想法请和我说说。

(上)

Summary:“哥哥,”秦小明想起什么似的兴奋地拍拍他的腿,神采飞扬问道:“你当老秦的男朋友好不好呀?这样我未来的人生看起来会好一些。”


「曾有狂风暴雨,如今已罕见,而且遥远。」——弗兰西斯•唐马克《九月的男人》


07.床边故事

林涛没有过人的想像力,没法信手拈来一个故事,可他有相当好的记忆力,工作时案件细节记得清清楚楚,秦小明刚一说要听故事,他就想起有一回陪老秦逛书店时百无聊赖看的一个图画书。

故事情节十分简单,林涛记得七八成,剩下的胡拼乱凑,用来哄小孩很足够了。

小兔子想把对大兔子的爱描述出来,他尽其所能地丈量出自己的爱,而大兔子总能比他形容得更多更宽广,最后他们发现,爱并不是一件容易衡量的东西。

故事的最后是这样的: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路,在远远的河那边。”

大兔子说:“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河,越过山的那一边。”

小兔子想,那真的好远。它揉揉红红的双眼,开始困了,想不出来了;它抬头看着树丛后面那一大片的黑夜,觉得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天空更远的了。

大兔子轻轻抱起频频打着呵欠的小兔子。小兔子闭上了眼睛,在进入梦乡前,喃喃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噢!那么远,”大兔子说,“真的非常远、非常远。”

大兔子轻轻将小兔子放到叶子铺成的床上,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

然后,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边,小声地微笑着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规律的雨声打在车窗,随着林涛说话的声音,秦小明就像故事里的小兔子,很困很困,睡着在故事的结尾。


下雨天,哪儿都不能去,叫了外卖,五岁的秦明还不太会用筷子,就用汤匙一勺一勺吃着,细嚼慢咽,安安静静。

林涛坐在他对面,同样安静,每塞一口饭菜就抬头看他吃,深怕他吃东西不俐索遇上麻烦。他们在淅沥淅沥的雨声里沉默地用餐,林涛不觉沉闷,反倒觉得有滋有味。

如此说来,无论是看几岁的秦明吃饭,都能让林涛心底生出满足和欢喜;在这个寻常的、本能的动作中,生命的纯粹与玄妙,跳过了所有文字语言,自然地散落在他周身。

吃饱喝足,林涛还摊在座位上休息,秦小明默默收拾碗筷拿到厨房,从厨房出来之后手里换成抹布,开始擦拭桌面,林涛正发懒,一看就惊了,抢过他手上的抹布,说没事没事我来处理,秦小明嗯了声又走回厨房,很快厨房传来水声和餐具碰装声。

林涛心说要不要这么懂事,要不要这么拘谨?他匆匆走到秦小明身后道:“宝宝,帮我一个忙吧,先把碗放下,然后洗洗手。”林涛打开水龙头,双手轻轻握住他的双手冲洗,直到手上完全没有泡沫,他将他转过来,“好了,最后一个忙,去沙发上坐好。”

他待在原地不动,问:“坐好能帮你什么忙?”

哟,诈五岁的秦明也是不容易。林涛心里叹道。

“帮的忙可大了。”林涛看着他,心里闪现许多画面,说:“你如果能活得轻松点,对我来说,就很好了。”

秦小明似懂非懂。

“哎呀抱歉抱歉,听不太懂吧,总之呢,和我在一块时,就把累或是难工作交给我,这样我会比较开心,懂吧?”

“......你真奇怪。”

林涛被他的反应逗乐,眼角笑出了折子,秦小明更认真说道:“真的很奇怪。”

林涛笑得更欢,秦小明受他影响,跟着笑了起来。雨还大着,阻隔了所有的声响,只有他们的笑在雨里跳跃,将所有潮湿阴冷转为熨贴暖和。

无所事事总让时间匆匆流逝,整个下午,只见林涛摊在沙发上看电视,秦小明安安静静在边上画图。

图纸是秦明放在桌上不要用的废纸,笔是一间餐厅填写用餐满意度问卷后的赠品,秦小明不嫌弃,试画了几笔眼睛亮亮的说挺好。

林涛心说天拉噜老秦的废物回收再利用技能能追朔到这么早以前,果然培育勤俭美德得从小做起。

“你画什么呀?”林涛拿起一张画好的图问道。

图里角落有一个小小的人,图的正中央有两个高大的人面对面张大着嘴巴,线条混乱强烈。

“爸爸和妈妈。”

林涛一下子看懂了,“他们吵架了?”

秦小明嘟起嘴巴闷闷发出一声嗯。

林涛大约知道秦明的父母十分恩爱,应不会吵得太过夸张,他搂了搂他,想给他一点安慰,“没事,别怕。”

秦小明低下头小声说:“我是坏孩子,害他们吵架。”

林涛心里一紧,想起这个年纪的孩子特别容易将父母的吵架认定为自己的过错,他将他抱紧,说:“不是这样的,真不是你的错。”他轻轻拍他的背,接着道:“我跟你说,大人的世界十分精彩,也就是说你长大之后呢,会面对各式各样的事情,有些事情快乐、好玩,有些事困难。困难有时候让人生气或是伤心,让两个相爱的人看起来像仇人一样。"

“但是你要知道,”他揉揉他的头发,“那些并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我是大人了我当然知道。”林涛理所当然道:“真正的爱是不会消失的。记不记得早上说的云呀,水虽然变成云,看起来变得不一样,但他还是水,只是很小很小,而且总会变成雨落回到地面上。爱就是这样,看起来不同,实际上永远不会离开。”

“那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和好?”

“这我还真不知道,但你的爸爸妈妈现在一定很努力在解决困难,你得给他们支持啊,抱抱他们、陪陪他们,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有用吗?”

“肯定有用,骗人的是小狗!”

“嗯,骗人的是小狗。”

雨果然下了一整天,林涛陪了秦小明一整天,他们或画图、或玩小游戏、或看卡通,一块刷牙洗脸洗澡,林涛感觉自己事业第二春大抵能当个全能奶爸。

林涛知道他就是秦明,又不完全将他当作秦明,他自然而然地将孩子与他暗恋的那个秦科长区隔开来,更无所求地、纯粹地对他好,回去之后忘了他也无所谓,他只是希望能常常看他笑,看他眼睛如阳光底下发亮的湖。

晚上林涛又给秦小明说了一次一模一样的床边故事,故事入了他的梦,反反覆覆说着同一句话。

“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

林涛说的故事是著名的绘本《猜猜我有多爱你GUESS HOW MUCH I LOVE YOU》

作者:Sam McBratney

绘者:Anita Jeram

原文:

小兔子要上床睡觉了,它紧紧抓着大兔子的长耳朵,要大兔子好好地听它说。

“猜猜我有多爱你?”小兔子问。

“噢!我可猜不出来。”大兔子笑笑地说。

“我爱你这么多。”小兔子把手臂张开,开得不能再开。

大兔子有双更长的手臂,它张开来一比,说:“可是,我爱你这么多。”

小兔子动动右耳,想:嗯,这真的很多。

“我爱你,像我举的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小兔子说,双臂用力往上撑举。

“我爱你,像我举的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大兔子也说。

哦,小兔子想,真糟,他又比我高。

小兔子又有个好主意,它在树干上倒立了起来,说:“我爱你到我的脚趾头这么多。”

大兔子一把抓起小兔子的手,将它抛起来,飞得比它的头还高,说:“我爱你到你的脚趾头这么多。”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路,在远远的河那边。”

大兔子说:“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河,越过山的那一边。”

小兔子想,那真的好远。它揉揉红红的双眼,开始困了,想不出来了;它抬头看着树丛后面那一大片的黑夜,觉得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天空更远的了。

大兔子轻轻抱起频频打着呵欠的小兔子。小兔子闭上了眼睛,在进入梦乡前,喃喃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噢!那么远,”大兔子说,“真的非常远、非常远。”

大兔子轻轻将小兔子放到叶子铺成的床上,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

然后,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边,小声地微笑着说:“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

08.别惹涛


林涛和秦明一起踏进警局就感到气氛十分不对劲,表面看似平静如常,空气中却有骚动纷扰不已。

林涛神色泰然,佯装不知地照常上班,眼角余光敏锐捕捉队里兄弟眉来眼去、假装在工作实则发微信,稍稍一走动,茶水间、走廊上,都能撇见三两人快速地在擦肩时低语或是手势暗号地传递信息。

什么情况啊?这帮兔崽子,搞得神神秘秘的像出任务似的。

林涛突然觉得这场景似乎似曾相识,总觉得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他苦苦思索,霎时一个画面窜入他的脑海,他一拍大腿,是了!二队队长传八卦时大家也是这个状态嘛!

他得意洋洋,觉得自个儿真是明察秋毫见微知著,哎呀,这二队长难道是有了私生子吗?搞得大家如此激动。

然而他细细回想了下方才断续见到的暗号,心中越发不安。众人诡异回避的态度、暗号内的只字片语以及早上出门时秦明欲言又止的神情──我去!那个和男子开房的主角莫不是老秦?

他向后瘫在椅子上,失神且无措。

我都还没来得及告白啊,怎么他才刚发现自己喜欢老秦就杀出了个程咬金啊,天啊地啊怎么能这样对我啊,哪里来的挨千刀啊怎么一次都没有听老秦提起过啊,老秦对我居然有了秘密啊,为毛已经睡过了啊这人懂不懂礼义廉耻啊?

他心中翻江倒海了一阵,突然一个念头闪现,立即振作起来,目光如炬。

不行!怎么说我也是看着老秦长大的,老秦的幸福必须由我来把关守护!必须亲自鉴定这个来历不明的野男人!

要是没通过我这关,就抽他个满地找牙滚回老家去别想再靠近我们老秦!

林涛忿忿想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那奇怪的家庭伦理剧模式有那里不对。

他下定决心彻查到底,午休时他约了小黑单独吃饭,打算诈出这个杀千刀的真实身分,不料小黑简直是开了防御及回避外挂,一根毛都没从他嘴里吐出来。

林涛心里恨啊,我他妈手把手教得你那么好干什么呀!

他不仅心里恨,还苦。旁敲侧击了半天,第一次怨起队上弟兄素质太好,反侦察能力太强,这下子可苦他。

一无所获。他无精打采地趴在秦明办公桌上,满脸:老秦我问你个问题,可我问不出来。

秦明原先懒的理他,但林涛散发出来哀怨的磁场十分干扰,大宝都不知不觉受到影响,变得烦躁起来,翻文件的声音刷刷刷越发大声。

“林涛,你......有事?”秦明放下笔道。

林涛抬眼对上秦明的眼睛,愣了两秒,委屈巴巴说道:“老秦啊,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秦明本来是静静看他唱的哪出戏的神情,林涛此话一出,秦明居然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眼。

身为多功能全自动声控暨表情辨识秦明秒速翻译机,林涛怎么会读不出这个动作背后的意思?

他的心立即凉了下来。在此之前,他无数次重新推翻自己的设想,想着或许是哪个环节搞错了呢,或许根本就不是老秦呢,这样他还会有机会可以对他更好,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他干巴巴、眼神游移地挤出:“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的,我们是朋友嘛。”

秦明只看了他一眼,便望向别处发楞,纵使不是林涛,都能看出他不想说。

林涛叹气,“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你想说再说吧。”他停了一下,补充道:“他要是欺负你,我替你打他。”

秦明皱起眉头,林涛看出这不是反对的表情,而是一脸狐疑。

一脸狐疑?

两人面面相觑,一旁全程静默不语的李大宝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唉唷我们涛完全可以拿女主的剧本啊,有望角逐奥斯卡!这内心戏妥妥足!”

秦明瞟了大宝一眼说道:“你知道什么,都招了吧,坦白从宽。”

大宝还笑得停不下来,艰难地摆摆手:“先让我一旁笑会。我快不行了,要憋出腹肌了。”

所幸在秦明科普腹肌形成原理的数据当中,李大宝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他走到他们边上打开朋友圈,亮出小黑发的照片,说:“哪,这就是老秦的诽闻男友。”说着他又想起什么似的笑得肩膀直颤,“wuli涛,还真是傻起来连自己都打!”

林涛看了照片,面上一红,勾着大宝的脖子摇他说好了别笑了。

小黑拍的照片真是好,能明确辨认照片中的主角,还不漏掉关键,如果这是一张八卦杂志上的爆料,画面清晰得让人怀疑这狗仔根本是正主雇来的。

秦明没有理会他们,细细观察,像是在看某件物证,半晌正色道:“看来你早上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还怀疑我?”

“证据不足,我这是合理怀疑。”

“冤啊,冤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昨天......”秦明话锋一转,似乎有话要问。

“怎么啦?想起什么了?”

秦明看了会林涛,说:“没事,没睡好。”

”我去,这锅我不背啊,你昨晚听故事听得很晚,眼皮都阖上了还不让我停下,你得检讨检讨自己。”

秦明没有如往常那样怼回去,只是点点头,接着让大宝林涛都回去工作。

出法医科办公室前,林涛转头看了看秦明,秦明仿佛感受到林涛的视线,短暂停下书写,最后还是没有抬头看他。


09.互相伤害


林涛归纳了一些规则。

例如每一次秦小明的穿越都在熟睡之后,例如每一次他都带着烦恼而来,例如双方时空并不同步,有时候秦小明那儿才过两天、十天,林涛这儿已经过了三个多月、半年,有时则相反。

秦小明对于自身的未来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林涛在第三次回答不出问题之后,想出了一个他自个儿觉得特别好的办法,林涛让秦小明用自己的微信发语音给秦明,等到秦明回来时,再发语音回答自己小时候问的问题。

录著录着就录起了视频,秦小明对此并不陌生,很乐在其中,林涛和大宝也乐此不疲,林涛甚至有点沉迷了,用大宝的话来说,这模样就像是刚生娃的新手爸爸,要不就是特别迷恋女朋友的摄影师,看着是温情,过了就是招人嫌。

秦明本人原先是相当抗拒的,别说是见到视频里自己那副人设全崩的模样,即使是听到自己的声音用一种非常幼稚的口吻说话,他都有想淹了手机销毁证据的冲动。

不过林涛总有办法说服秦明的。

如此一来一往,秦明也习惯了每一次醒来看看有没有林涛发来的信息,用以确认自己小时候是否再次造访,并回答他提出的诸多疑问。

然而秦小明几乎对于秦明的一切皆不甚满意。

诸如秦明的生活寡淡而无趣、说话理性表情冷漠、在回答问题中毫不留情怼了秦小明数次,以及对自己的家庭闭口不谈

秦小明非常不满意但他不胡闹,或者说,不走寻常套路大吵大闹,取而代之的是沉默。沉默底下是气恼、不甘心、大受打击。彼时他还没有学会很好地藏匿情绪,使得作为资深多功能秦明翻译机的林涛,一下子就读出了秦小明一成不变地沮丧反应里,不同的心情及需要。

今天,秦小明──这个七岁──也是迫不及待打开语音,末了垂头丧气坐在床上,抱着腿望着窗,阴影投在他身后、写在脸上,清晨阳光毫无作用。

林涛坐在床沿,全程听见了老秦戳破七岁秦对世界的美好想像,并且正儿八经地科普了一番,林涛哭笑不得听完,把“变态的数据控”咽回肚子里,伸手揽了揽秦小明,安慰道:“没事,老秦这个人就是这样,他其实是关心你,只是说出来的话不中听。”

“我不要。我不要变成他。”

林涛先是心说老秦较真起来还真是连自己都怼,也不想想你自己受到伤害收拾残局的是我。同时发觉这回小秦并非因为老秦说的内容而受到暴击,而是他本身就不能接受自己长大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来,宝宝看我。”林涛捧着他的脸转过来同他面对面,“那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呀。”

秦小明还在气头上,气鼓鼓瞪着旁边,好一会儿才说道:“像爸爸那样的人。”

“你给哥哥说说,爸爸是怎样的人呀?”

“爸爸可好了。他是一名厉害的法医,帮助很多人,他对人很好,有很多朋友,对妈妈也很好。”

“秦明是一名优秀的法医呀。”林涛道。

“可是他不见死者家属,家属很可怜的。”秦小明驳。

“秦明破了很多案子,帮助很多人。”林涛道。

“他对人不好。”秦小明驳。

“秦明的好只是旁人比较难以理解一点,他很善良的。”林涛道。

“他没有朋友。”秦小明驳。

“有我呀!”林涛道。

“你站在谁那边呀你是我的朋友!”秦小明怒斥。

“......”

“我是你一辈子的朋友。”涛没有不开心涛都乐开花了道。

“你还有大宝。”林涛补充道。

“只有两个!”秦小明嫌弃道。

林涛心有点累,他揉了揉臉。

秦小明滑开手机,按下语音对秦明说道:“你活该单身!”

阿希巴!还互相伤害了起来! 

“你这哪学的呀?”

“跟你学的吧,我记不清了。”

......我活该当你们一辈子朋友。

林涛很累,他抱着腿望着窗,阴影投在他身后、写在脸上,清晨阳光毫无作用。

“哥哥,”秦小明想起什么似的兴奋地拍拍他的腿,神采飞扬问道:“你当老秦的男朋友好不好呀?这样我未来的人生看起来会好一些。”

林涛吓得把自己抱得更紧,心说你能别用老秦的脸开这种玩笑吗?

“你你你别瞎操心,老秦单着自有他单着的道理,你长大就知道了何必着急。”

“我不想以后变那样。”

“那个,你知不知道,谈恋爱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呀。”林涛苦着脸循循善诱。

“我喜欢你呀!你不喜欢我吗?”

我他妈都问了什么鬼问题! ?

林涛现在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在秦明面前,他几乎化为本能的审讯技巧全都失了作用。

见林涛不说话,秦小明追问:"你不喜欢秦明吗?"

他看着秦明的脸,心里虽清楚那身体里面的灵魂是七岁的秦明,并且他尚未明白什么是恋人在一起的喜欢是什么模样,但林涛的脸还是热了起来,鬼使神差且笨拙地憋出:“没......没有啊。”

“那就是喜欢啦,所以可以谈恋爱了。”

“不是,你也得问问老秦吧!”

七岁秦点点头,拿起手机向秦明发语音道:“你和林涛在一起好不好呀?他挺好的,我喜欢他,你别单着了,多不好。”

什么跟什么?是谁教秦小明这些有的没的? !

“不许删啊。”

“不删不删。”不怕不怕,他还能圆回来。

“对了,你别担心,我帮你问过林涛了,他也喜欢你。”秦小明又低头发了条语音补充道。

"......"

我去!这得怎么圆啊! ! !


(未完)

评论(7)
热度(49)

© 虎不像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