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社畜不過勞。

关于

【林秦】Here and Now(上)

#网剧衍生,与真人无关。

#他们属于彼此与原剧。

#就是点......恶趣味

#私設很多,沒有原劇寶寶


Summary:眼前的“秦明”数了数手指头,神采飞扬地说:“五岁!”



「曾有狂风暴雨,如今已罕见,而且遥远。」——弗兰西斯•唐马克《九月的男人》


01.人生是一连串的选择题


我可能还在做梦。

这是今个儿林涛醒来后第一个想法。

要不就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

这是林涛醒来后第二个想法。

我去!不对这不是我的问题肯定是老秦起床的方式特别不对!

这是林涛醒来后的的三个想法,顺带甩锅给秦明。

然而秦明的状态确实不太正常。


休假,没有案子的休假,他在秦明家的沙发上醒来,想起昨天支持的球队赢了,高兴了一会,还没有高兴完,一颗头从椅背上探过来,怯生生说: “哥哥。”

他脑袋一下子空白,眼前的人见他没反应,走到他身边蹲下,拉拉他的衣袖说:“哥哥。”

秦明的脸、秦明的声音,却又不是他的神情、不是他的说话方式。

他一个激灵坐起身来,还因用力过猛扯到臂上的旧疾,痛得完全清醒过来的同时,深刻意识到这不是梦境,更不是幻觉。

然而当他定睛看向秦明时,他仍觉得这分明是一个幻境。

秦明像是刚睡醒,浏海柔顺垂在额前,着白色的居家服和长裤,却没了平时起床会穿的那件睡袍,他双手抱膝蹲着,像孩子看见新奇的事物一样看着他,眼里闪烁着好奇和不加掩饰的紧张。

什么情况啊——


——我们老秦哪有那么可爱? ? ? ! ! ! !

——这是何方妖孽你把我们老秦怎么了呀快交出来我不能没有他啊! !

——我去但这货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可爱到飞起心脏暴击血槽要空了这是谁搞的我要投硬币我要打钱! ! ! !

——趁没人承包我秦! !

——但不行啊你还是得把正牌的老秦交出来啊! ! ! ! !

——你把老秦怎么啦老秦有个三长两短我铁定跟你急! ! ! ! ! ! !


林大队长脑内弹幕铺天盖地万马奔腾,其他功能全当了机。

这些炸了锅的弹幕直到“秦明”拉拉他的衣袖,问“哥哥,你是谁,看见我妈妈了吗?”才瞬间关闭。

“你说什么?”

“我想找我妈妈。”眼前“秦明”无辜道。

等等等等,这事很不对劲啊。

“秦明,"他脱口而出“来,先坐好。”他拍拍沙发。

眼前这个人很是乖巧地站起身来,坐上沙发,温顺安静。

“小朋友,”林涛问道,“你几岁了呀?”

眼前的“秦明”数了数手指头,神采飞扬地说:“五岁!”

我的妈呀——

他勉强笑了下,摸了摸秦明─—不,暂时叫他秦小明吧—─的头说"真棒。”

他将方才发生的事件及他的判断快速条列为几个线索,在心中形成一个问题。

问:目前已知秦明前晚精神状态正常、周遭环境正常无重大灾害、林涛精神状态正常无幻觉,今早起床见秦明心智突然退化,行为思考有如孩童,求秦明退化原因?

答:__

(A)秦明或林涛的起床方式不对。

(B)秦明有病,还病得不轻,可能要完。

(C)以上皆是。

(D)以上皆非。


林大队长深思熟虑一番,果断要求call out支援。


02.警察都是人民保母


作为林涛紧急召唤的援军,李大宝纵使做好万全的准备,一进门看见秦明双手捧着杯子,上唇沾着一圈牛奶的样子,还是目瞪口呆了一阵并毫不客气地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哎呀我们老秦,这下可真成龙番警局吉祥物啦,妥妥法医界吉祥物扛霸子。”机不可失,李大宝在秦小明的妹妹头上乱揉,弯下腰来捏捏他的脸说:“真萌!”

林涛没心情笑,他推推大宝,无声说:“老铁,靠不靠谱啊?”

大宝悻悻然收起笑容,正色道:“我刚刚在电话里让你问他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问了没?”

“问了,都没事,要不然你检查看看?”

大宝看林涛神态紧张,让他到旁边喝点热水压压惊,自己则再次关心了秦小明的身体状况,并确认身上没有外伤。

他歪歪头嘀咕道:“估计还是得到医院检查检查比较保险。”

秦小明听到医院这字眼,似乎有点怵,又不敢表现出来,镇定拉拉大宝衣角道:“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他停了一下,像是在犹豫,道:“我想找妈妈。”

一听到秦小明要找妈妈,林涛就发愁。基本他都很听话,但林涛能感觉他从一开始的好奇转为紧张不安、渐有防备,不停地要找妈妈。

大宝笑笑,“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他看秦小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便凑近他轻声说:“其实呢,我和旁边那位哥哥,也在找妈妈。”

林涛拿杯子的手抖了一下。

“你们的妈妈也不见了吗?”秦小明很是惊讶,而这惊讶里又带着同情。

“是啊,不信你问哥哥。”

犯不着李大宝使眼色,林涛在对话间就心领神会,他们齐齐看相林涛时,林涛已是委屈巴巴的模样:“就是,这都找好些天了。”语气里竟还有些将哭未哭。

大宝见他这演技,给他一个略为鄙视的表情,用嘴型说:“浮夸。”

林涛挑挑眉,表示你说你的我并不介意。

秦小明大概是信了,神色里还有些为他们难过的样子,问大宝现在该怎么办。

“所以呀,我们三个人要合作,一起找妈妈。”

秦小明点头说好,大宝摸摸他的头说:“我们的首要任务呢,就是医院检查去!你别怕,不用打针的,跟医生叔叔阿姨聊聊天就好。”

"好的。”

听见秦明这么说,大宝抬头给林涛一个“搞定。”的眼神,林涛报以“宝哥真有你的。”大拇指。

俩人都稍稍松了口气,笑了一下,秦小明仿佛也感染了他们的情绪,跟着笑了,模样很是天真乖巧,林涛看他这个样子,不由得,说道:“真是个乖宝宝。”

“又叫人宝宝。”

“宝宝挺好的啊,多可爱。”

大宝翻了个白眼,不理会他,“不说这个,等会你给老秦换身衣服。”

“换衣服?”林涛一下慌了,“不合适吧?”

“换衣服怎么啦?”大宝将林涛拉到旁边小声说,“你想想,去完医院不用吃东西吗?保不准还要到哪去转转,老秦那么体面一个人,你忍心让他穿着睡衣就在外头走?碰到熟人怎么办?”大宝痛心疾首,“呜呼,秦科长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林涛霎时觉得自己真成了千古罪人,他抓抓眉头,勉强答应了下来。

虽是答应了,可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李大宝先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而他则要想办法帮秦小明换上方才千辛万苦从衣柜中寻出来的T恤及牛仔裤。

秦小明已经做好准备了,他双手高举,伸得直直的,等林涛帮他脱,林涛见这情景还是不禁脸热,背过身去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叮咛自己,林涛啊林涛,眼前的老秦虽然外表看似老秦,可人家心智年龄才五岁啊你可千万要走点心。

他转过身去,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快速替秦小明将T恤套上,裤子穿上,准备出门。

秦小明要求照照镜子,林涛没有多想,带他照了镜子,谁知一照,秦小明看面色发白问道:“这是谁呀,我怎么变成这样?”

秦小明求救似地看像林涛,似是害怕,又忍耐着。

林涛用力拍自己的脑袋,我是傻!

他手足无措,只能本能地他轻轻抱着他道,“没事没事。”他拍着他的背,随口胡诌,“宝宝啊,你知不知道你很厉害的,你是时空旅行过来的,懂吧,像多啦A梦那样,你眼前看到的,是长大的你。”

“真的吗?”

“真的,骗人的是小狗。”

秦小明这才破涕为笑,他半信半疑地打量着镜子里的人,半晌,点点头说:“长得不错。”


林涛差点没给呛住。



03.都搞不清楚你的本业了


一上午的检查结果一无所获,秦明身体很健康、脑部没有异常,心理医生那也没得出个结论,只有一些猜测和建议。

“总而言之,我们秦科长身心健康,暂时可以放下心啦,这算是好消息。”大宝在旋转木马上说道。

是的,旋转木马。

医院出来之后他们问秦小明有没有想去哪里,他犹豫了半天,才小声说,我想去游乐园。

两人一下子就乐了,唉唷,老秦去游乐园,这个反差萌可以有。

“爸爸,”秦小明又说,“爸爸本来昨天就要回来带我和妈妈去游乐园的,可是他又出差了,出差好久啊。”

他这句话让大宝和林涛都静了下来,林涛看看大宝,又看看秦小明,只觉得胸口闷得有些慌,那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他想把所有他觉得美好的事情,都放到他的眼前,送给他。

“没事,你有哥哥呢,你想做什么,哥都陪你。”林涛说。

秦小明点点头,没有作声。

林涛看着秦小明旋转木马上的背影,不自觉想起不久前他讲起爸爸时的神情。

他心想,多希望能早点遇见秦明,能多给他一些好的、能够忘却伤心的事情。

“涛涛,”大宝叫他,“想什么呢,和你说话呢!”

林涛回过神来,想了一下大宝刚刚说的话,道:“不过,秦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们还是毫无头绪,现在完全失去线索了。”

“不要那么悲观嘛,你讲讲心理医生说了什么。”

林涛傻笑着对前方回过头来朝他们招手的秦小明挥手,道:“医生说这情况很像是'退行',但又不太一样;退行是一种心理防卫机制,一般人在遇到严重挫折或打击时,而退到困难较少,较安全的儿童期,恢复对别人的依赖、逃避成人的责任,是一种维持正常心理健康的机制,多半是暂时性的。”

林涛停了一下续道:“不过这样的情况前提是需要受到巨大打击,再来,即使发生退行,他对于自己实际年龄的认知并不会产生偏差。这跟老秦的状况很不一样。”

“巨大打击......。”大宝捏着下巴思考,突然他宛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身后仿佛自带柯南式灵光乍现闪电,他看向林涛,表情痛彻心扉道:“涛涛,你实话跟我说,你昨晚对我们法医界的稀世珍宝老秦干什么了?”

林涛一时间没搞清楚这唱的是哪一出,等他的反射弧终于进行完所有信息传导,他又被大宝这惊世狗血剧惊得一愣。

这一愣,大宝以为他承认了,表情更加悲痛:“禽兽!”

眼看着她再脑补下去估计都能拍成一百多集电视剧去了,林涛连忙打断他:“等等,等等,我没做的事被你讲的跟真的似的,你本业到底是八卦小报记者、编剧还是警犬呀。"

“警,”大宝回以假笑,"察。”

林涛笑了两声,又觉得好似没什么好开心的,于是停下,收了表情。

旋转木马就要停了,林涛和大宝同时看了一眼秦明,又分别望向别处。

“你说,要是老秦恢复不了该怎么办啊?”大宝开口。

“别想那么多,我倒觉得医生有一点说对了。”林涛跳下木马,走向秦明,秦明似乎不知道怎么下来的样子,显得有些无措,却不求助。 “他现在确实需要有人依赖。”

“别怕,我扶着你,真的,我拉住你了,一只脚先,对了,很好。”

大宝看着眼前的画面,觉得既陌生又熟悉;秦明是不一样的秦明,没了矜贵与干练,留下了更接近本质的样貌、更显而易见的缺点、更难丈量的,时近时远的距离感;而林涛,却还是那个林涛。

他似乎天生就善于接受秦明的各种模样。

阳光底下,他们排过一个又一个长长的队伍,队伍理林涛带着秦小明玩不同的小游戏、换过一种又一种零食打发时间。

他扭开矿泉水插上吸管提醒他喝水、吃东西前后擦干净他的双手、和他说话时稍稍压低身子或者蹲下低于他,以减少压迫感。

他做的一切仿佛再自然不过,丝毫没有勉强与刻意。


离开游乐园前,秦小明犹疑地盯着林涛的手,走起路来忐忑不安,大宝瞧见了,同林涛说,你牵牵他的手吧。

林涛啊了声,模样有点傻,停下来问秦小明说:“我可不可以牵你的手?”

秦小明被这么一问好像也傻了,红了耳根,过了一会才说:“好。”

直到上车,他都没有放开林涛的手,林涛没办法,陪他坐在后座,车子刚驶出游乐园,秦小明就睡着了。


“真没想到你那么会照顾小孩呀,林•称职保母•涛。”大宝看着后视镜说道。

“哪敢在宝哥面前班门弄斧啊。”林涛停了停,嘀咕道:“我以前也没觉得,可能......”

“可能什么。”

“没事。饿了,去吃饭吧。”


可能因为那个人是秦明吧。


04.都有毛病


车开到了他们新寻的餐厅(好不容易才找到老秦满意的一间),大宝看后座两人都睡着了,伸手过去轮流拍他们。

秦明先醒了,他看起来很是困惑,像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靠在林涛肩上,他迅速拉开距离、瞪了林涛和大宝,镇定地整整衣裤并惊异地盯着自己的休闲服,一秒,冷声道:“你们在干什么?”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林涛这时才醒转,脑袋昏懵,只感觉秦明貌似有些不对劲,他试着去抓秦明的手,轻声问:“宝宝,怎么啦?”

秦明被惊得向后退开撞到车门上,姿态防备,像只炸了毛的猫,急道:“别碰我。”他一脸莫名奇妙:“我也不是你宝宝。”

林涛这下子真正清醒了,秦明见他眼里突然闪闪发光,神态仿佛喜从天降,仿佛欣喜若狂,仿佛,精神有点状况。

哦,那他刚刚叫他宝宝、拉他的手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秦明面不改色,心底却有点发愁。他思索,是什么让一个人突然智障,或许该让他去挂个精神科?

“老秦?”林涛见他不再有反应,像是陷入思考,便试探问道:“你今年几岁呀?”

林涛看起来有些忐忑紧张,情绪不太稳定,并且问话毫无逻辑。秦明得出结论,并忧虑了起来。

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憋了半天才说道:“林涛,我想你可能需要挂个精神科。”

没想到话音刚落,林涛和大宝一阵欢呼,几乎要相拥而泣。

“老秦回来了!”

......俩都有毛病?秦明心说。


饭桌上,秦明听完林涛和大宝解释完来龙去脉后,翻着医院的检查报告陷入沉思。

一时间饭桌上非常安静,林涛想起早上哄秦小明说过的话,心里喀噔一声,“你们说,老秦不会是被魂穿了吧?”

“不是吧,有这种穿法?小的穿到大的?”

“也是......,又不是演电视剧,还穿越呢呵呵呵呵。”

秦明放下手中的资料,看了他们两眼,抿抿嘴道:“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林涛和大宝都是一怔,相视一眼同声道:“小朋友,你这个思想很危险──”

他们笑得直不起腰,秦明视若无睹,问服务员要了笔,在检查报告背后空白处振笔疾书。

不多时,秦明将那一叠纸推到他们面前道:“下次再出现这个情况,照着上面的测验试试。”

李大宝定睛一看,诸如测验步骤、指导语、开放性问题、李克特选项、计分方式、计分对应分析......。

嚯,妥妥一份秦氏五岁鉴定量表。

“叉会儿腰吧老秦,可把你牛逼坏了。”大宝叹道。说起较真,自家科长真真是世界级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简直欠他一个奖!

秦明啜口咖啡别过头,对大宝的话置若罔闻。

“或许可以不用那么复杂。”林涛说,“我们假设早上那位真的是五岁的秦明,在不明原因下穿过来,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断,他回去之后会有关于我们的记忆,直到他长大。”

林涛看向秦明道:“老秦,你仔细想想,在你小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我们俩。”

秦明对此说法感到怀疑,但见到林涛认真的神情,还是闭起眼睛仔细回想。


他听见林涛的声音,不紧不慢,说着今天做过的事、去过的地方,每条线索都在他记忆的海里打入一束光,而他在其中洇游,这片海并不安静,他游过诸多画面、声响、气味。他持续下潜,往他的童年游去。大部分的时候,那里幽深而遥远,即使有光明温暖的记忆,他也鲜少触碰。那是一片荒凉的海域,只有冰冷的洋流和常年雨声,阳光则离开了很久。

踌躇间,他又听见林涛说话的声音,光束延伸过来,那片水域被照得平静暖和。

他见到小时候的一个清晨,睁眼便是阳光温柔地落在母亲身上,风轻轻吹动窗帘,光影明灭,他心里感到满足而喜悦,没了因父亲出差数月未归,又延迟了带他去游乐园玩的委屈,他告诉母亲,他会时空旅行,未来的世界有哥哥和姐姐带他出去玩。


画面结束,他浮出水面,睁开眼睛。

他尚没法处理在心中流转的情绪,像是寒流与暖流交会,使海水里有着扰动与生机。

好一会,他才开口:“林涛说得没错,我小时候见过你们。"


05.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确定吗?有没有可能是被林涛的暗示误导?”

“应该不会,虽然现在感觉记忆很模糊,但细想能想到一些细节。"

“这么说,穿越这事,很有可能是你睡着之后发生的,并且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对吧?”

秦明点点头。

“那有没有可能,你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只是未经开发,长大后就消失了,那个啥,伤仲永,噫!伤秦明,泯然众人矣。”

林涛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发言,用一种“老秦你看我语文还是学得不错的,快表扬表扬我”的表情看向秦明。

秦明放下咖啡杯,从容地擦擦嘴,如他所愿地夸他道:“语文学得不错。”待林涛面露得意神色,秦明续道:“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邪?”

林涛满头问号。

嗳这句话好熟悉啊......。

“诶你伤仲永不是很熟吗?”李大宝幸灾乐祸,“我们秦老师是说,有学习的精神很好,毕竟没有天赋的人,本来就是普通的庸才,又不接受教育的话,难道还能成为普通的常人而已吗?”

林涛这才明白过来,怒道:“我去!说谁庸才呢!”

大宝贱笑:“你啊!”

林涛还想着怎么怼回去,便听到秦明说;“我更关心的是,这样的情形,会不会发生第二次。”他马上收起打闹的心思,附和道:“也是,现在还无法断定穿越的条件和原因,万一在工作穿了,可就麻烦了。”

秦明和大宝点头表示赞同。

林涛喃喃道:“还怕把宝宝给吓坏了。”

秦明嘴角抽搐,不可置信地眨眨眼,组织了下语言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叫他。”

“为什么呀,他还挺喜欢的阿。”林涛还没反应过来。

秦明瞪着林涛说不出话,此时林涛才意会过来,“好好好,行行行,我改我改我改,我那还不是为了哄你......他才这样说的嘛。”

“适当的称謂应是与人相处基本的礼貌。”秦明冷冷说。


你才没礼貌!你全年龄都没礼貌!

林涛在心里呐喊。


06.林涛的科普小教室


事实证明,立flag对人类的危害显然即将超越PM2.5与流感病毒。

几天后,林涛在邻市的宾馆内醒来,看见隔壁床位秦明一会儿跳床,一会儿玩枕头,就知道秦小明这会儿又穿过来了。

“宝宝啊,”林涛翻了身面对他道:“玩什么呢?”

秦小明见他醒了,突然安静下来,起身正坐,好像深怕捣蛋会挨骂似的。林涛失笑:“你别怕呀,逗你呢。”

秦小明依然端坐在那儿。

林涛坐起身来,向他招招手:“来,过来。”

秦小明正欲走下床,一颗枕头飞过来,不偏不倚正中红心。

“你打我!”秦小明气鼓鼓,抄起手边的枕头砸过去,砸了这一下似乎还不过瘾,又拿起另一个当作近身武器朝林涛进攻。

一时间两人闹成一团,笑得前仰后翻。笑得累了就大字型躺在床上,床不够大,俩人你推我我推你的。

“宝宝,你不必担心给我惹麻烦,放松点,没事。”林涛看着他说。

秦小明笑了,说:“好。”

林涛看见眼前人的笑,如溪里戏水的鱼,他眼里有光和期盼,瞧着让人变得柔软开阔、坚强勇敢,好似能为他包容世间诸多苦难,并将险阻与阴暗隔绝在外。

“拉我起来吧,洗脸刷牙,今天外勤结束要回家啰!”

这一次秦小明刷牙的动作明显俐索许多,林涛夸他,他便露出得意的小表情说,我也能自己穿衣服了。

宝宝真棒,林涛一面说一面用热毛巾替他擦脸,擦完后勤小明眨巴着眼睛照镜子,说他真高啊。

林涛哈哈大笑:“还夸自己呢!”

“我是说他。”秦小明抗议道。

“我的小祖宗,你就是他啊。

“我现在不是。”

“好好好,说不过你。”林涛摊手。

林涛牵着秦小明出房门时,正好碰上对面门小黑也出来,秦小明碰见生人还是害怕,躲在林涛后面,更让小黑感觉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忘了东西,回房拿”他转身回房。

林涛和秦明不知道的是,小黑拍下了他们手牵手离开的背影,发到朋友圈(当然屏蔽了当事人),配字“铁证如山。”下边一群人全炸了锅,有热泪盈眶说追了多年的CP终成正果的,也有哀号着赌错得买上好几斤小龙虾的,也有哀怨好男人果然都是别人家男朋友的,总之几家欢乐几家愁。只有李大宝,表面上迎合大家表示震惊震惊,但实际上心中波澜不惊。

姐可是见过大风大浪深知真相的人。


雨细细密密下在他们回程的路上,秦小明靠在椅背看玻璃上的雨滴。几滴雨随风划出一道轨迹,像流星。

他的手指按在窗上,跟着他眼里的流星群一次次滑越半面窗,掉落至他看不见的地方。

“为什么会下雨?”他问。

“云累积很多就下雨啦。”林涛答。

“为什么云会累积?”

“因为有水蒸气。地面上的水蒸发,变成水蒸气,水蒸气遇冷凝结成小水滴,小水滴聚在一起,就变云啦。”

“所以天空累积太多东西,就会下雨了。”他下结论。

林涛想起那个怕雨的秦明,心里有点难受。

“然后水就从天上回到地面上了。”他补充道,”听起来挺好的。”

林涛笑了下,说“是挺好。”

“我们要多久才到家呀?”

林涛看了看导航,说,再一个小时吧,你累了就睡一下。

他摇摇头,说:“我不困。能不能讲故事给我听?”

“行啊,让我想想。”

林涛想起那个怕雨的秦明。他能为他说什么样的故事呢?


(未完)




评论(5)
热度(74)

© 虎不像虎 | Powered by LOFTER